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先秦

认错不改错是一个高明的把戏?不信,看唐朝这个皇帝唐穆宗

2021-01-20 23:14:11 阅读:0

现在在些企业举办党性分析材料,领导干部对员工所提意见与建议,表明虚心听取,言语诚挚,令人深信不疑,但是她们会议后仍然独来独往。下一次组织生活会上仍旧发布相近的演讲,就是这样一直骗着员工,直至期满。

古时候有一位皇上也喜爱玩这套伎俩,他便是唐穆宗。

(一)皇上老爸并讨厌他

唐穆宗李恒(795年-824年),本名宥,是唐宪宗的第三子。他并不以爸爸所喜,原本沒有机遇称帝。但是他有阵营强劲的妈妈,其母乃郭子仪的小孙女,郭氏在朝野上下广交同党,就是宪宗也怎奈不可。

唐宪宗最初趋于大儿子安踏,可别人当上2年皇太子而亡,次子李恽除开这一皇上老爸外,再沒有别的一切家庭情况,皇宫內外基本上一致提议立李宥为皇太子。宪宗有心趋向于次子,但却无法得到适用,只能于812年立李宥为皇太子。

过后吐突承璀揣测到皇上对新皇太子有一定的不满意,便积极主动为李恽运营。因此李恒很是焦虑不安,遂问计于小舅司农卿郭钊,郭钊叮嘱他一定要尽“孝谨”的心,不必考虑到别的事儿。这表明她们早已搞好了准备工作,就等待宪宗身亡。820年正月,宪宗“爆死”,梁守谦等马上拥立太子继位,这就是唐穆宗。

(二)毫无顾忌,游耍过度

唐穆宗在皇储期内一天到晚忐忑不安,一即位就从此毫无顾忌。他那时候才满25岁,若要展现一番做为,肯定精力充沛。但他喜欢的是忘情享受,那当然也无法比拟。

仍在官府为宪宗治丧期内,穆宗就表明出了对游乐设备的巨大兴趣爱好。于5月安葬完爸爸后,他愈发沒有控制,经常带著心腹出来捕猎。

到6月,太皇太后郭氏迁居南内兴庆宫,穆宗就带领六宫侍者在兴庆宫里大摆宴筵。宴席完毕后,他又回幸神策右军,对心腹上尉和名将都倍加颁赐。以后他每三天就需要来一次神策上下军,另外亲临宸晖门、九仙门等处,目地是为了更好地欣赏角抵、杂戏等表演节目。

7月6日过生这一天,他竟然天马行空制定出一套庆贺典礼,但是此次遭受了重臣们的一致抵制,说从古至今就沒有这类作法,唐穆宗才迫不得已罢手。

庆贺典礼倒闭后,穆宗决策在宫中兴修水利,依次建造了永安殿、宝庆殿等城堡,在建造时曾产生过庭院假山坍塌恶性事件,一次性碾死七位职工。但当永安殿峻工后,他在那里观百戏,极欢尽情。还与中宫贵主设“密宴”取乐,连他的妃子都需要报名参加。除此之外,他还用巨资修整装饰设计京都内的安国、慈恩、千福、开张、章敬等寺庙,乃至还刻意邀约吐蕃特使前去收看。

到8月,穆宗到宫里鱼藻池,征发神策军二千人把宪宗阶段早就沉积的河面多方面疏通。费时间一个月才将水面启用,他立刻在鱼藻宫里巨资宴席,收看宫人坐船竞渡。那个时候恰好邻近九九重阳节,他就想大宴臣子。出任拾遗的李珏等赶忙上疏进谏,说:“皇上刚仰观二宝,国号还是未变,并且宪宗皇帝园陵尚新,假如那样以内廷巨资宴席,也许不适合。”

唐穆宗当众表明接纳,但他根本就沒有听进来。到九九重阳节这一天,他刻意把郭钊弟兄、官府贵戚、公主驸马等全部亲朋好友都集结到宣和殿喝酒过高。

到11月,穆宗忽然下诏:“朕明天暂往华清宫,至日落时分才回家。”

那个时候恰逢大西北少数名族引兵犯境,神策军上尉梁守谦感觉这事滋大,便劝他不必去。可穆宗不听,梁守谦只能率神策军四千人及八镇兵前去维护,导致左右态势十分焦虑不安。

御史大夫李绛、常侍崔元略等见梁守谦未能劝住皇帝,反倒任凭皇帝所做,赶忙跪到在延英殿门口请谏。穆宗说:“朕都早已决策了,大家就不要来烦我!”

谏官便再三进谏,穆宗最后拗不过大伙儿,表明没去。殊不知第二天一大早,他就从大明宫的复道内出城前去华清宫,神策军上下上尉的仪仗及其六军诸使、诸王、驸马爷数千人只能追随,一行人一直直到天色逐渐很晚才进宫。

(三)接纳不正确,心态诚挚

重臣们见穆宗确实“宴乐太多,畋游过度”,便不断地奏疏进谏,谏议大夫郑覃等还连袂进谏说:“如今边境线告急,态势变化多端,假如盟军有应急战情奏报,大家得请皇上决定。但若不清楚皇上在什么位置,那该怎么办呢?并且您常常与倡优风尘女子在一起狎昵,对她们毫无节制地行赏,这种金钱全是普通百姓的血汗钱,她们沒有贡献怎能获得这种赐予呢!”

穆宗对那样的凑章一下子来啦兴趣爱好,就问丞相:“她们提那样的谏议,全是些什么人?”

丞相说:“她们是谏官,岗位职责便是向皇上发表意见。”

穆宗因此就对郑覃等多方面犒劳,说:“大家说得很有些道理,我也依大家的,期待将来还多提谏议。”

穆宗突然心态大转弯,众重臣都十分高兴。殊不知穆宗并沒有要改的含意,他感觉仅有开心时才会举行宴会,换个角度来看,举行宴会就表明有非常值得开心的地区,他对给事中丁公著说:“朕听闻百官公卿也常常在外面欢宴,这表明天下太平、五谷丰登,我觉得很高兴。”

丁公著正色说:“一切都是有个度,一过去了度就并不是好事儿了。上代的名流,遇美景良辰,或置酒欢宴,或清谈作诗,全是雅事。本朝自天宝之后,风俗习惯奢侈浪费,宴席以喧闹沉溺为乐。位高权重、手握着实权者与县衙的杂役一起吆三喝四,无分毫愧耻的心。左右相效,渐以成俗,这导致了许多的缺点。”

穆宗感觉丁公著说得也有些道理,因此表明虚心听取。

(四)独来独往,纵“欲”过多变成寿命短鬼

一直到822年,他在禁中与太监内臣等打马球。这时候有一位内官忽然坠马,好似遭受外物严厉打击一般。因为案发应急,穆宗也觉得十分焦虑,遂停住赶到正殿里歇息。殊不知穆宗忽然两脚不可以履地,一阵头晕眼花,忙去喊来太医,結果确诊为脑中风。穆宗此后卧床不起。

穆宗脑中风后,人体一直沒有康复治疗。这时他还年不满意三十,迫不得已不可以享受生活。依他这类个性化,当然舍不得忘记,他因此让冰法为他炼药,以求永生不死。

处士张皋赶忙上疏说:“永生不死的客观事实不能信,各代皇位沒有哪个可以永生不死的。并且仙丹有害,弄不好反倒对人体危害。”

穆宗也感觉张皋说的是客观事实,表明想要接纳。但是他一想起自身将来很有可能一辈子都需要躺在床上渡过,若是多服仙丹或许还可以下床,便又再次命人炼药。恰好是因为他贪生的心“太甚”,穆宗于824正月病逝,死时岁仅三十岁。穆宗相对性以前的唐代别的皇上,更为命短。

想当年,他若肯虚心纳谏,断不容易乐极生悲,引起脑中风之病。恰好是因为他听不进去忠言,才太早身亡。如今有的人,若也一味只承认错误而不就改,其官/龄终将短矣。

【批注】【批注】李蓬,四川省文学家协会理事,共在近60家省部级之上报纸杂志发表论文100多万字

我提醒:假如您喜爱本文,烦请分享和评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