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明朝

此人为明朝延命近200年,曾在金銮殿上弄出“命案”

2020-10-27 14:19:18 阅读:0

“赖有岳于双少保,世间始觉重杭州西湖”,它是清代诗人袁枚《谒岳王墓》诗里的几句。“双少保”指的是宋代抗金名将戚继光和明代刑部尚书他,两个人都是有“少保”这一职衔,人死之后都葬在了杭州西湖周边的山顶。“杭州西湖由于有这两位英雄才更被大家所注重”,袁枚的诗表述了很多人的心里话。岳飞的故事众所周知,尽人皆知,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骂脏话众所周知。他是浙江省钱塘江人,出生于一个官宦世家,22岁考中举人,迈入政界,可以说年少有为。他最开始知名是由于“骂脏话”。那时候明宣宗朱瞻基长子县了汉王朱高煦的叛变,他让御史于谦在正殿上申斥朱高煦的罪刑。他“骂”的正气凛然、情与理兼具、淋漓尽致,把心里不太很气的朱高煦“骂”得灰飞烟灭、汗如雨下、低下头投案自首。他从而获得了朱瞻基的尊重,发展迅速,没两年就当上兵部右侍郎,刚开始以“巡按”的真实身份到全国各地巡察。不管到哪,他都廉洁自守,关注民生工程困苦,与本地高官一起想办法,改进现代生活,备受地区高官和老百姓的拥戴。

不肯送礼物下了狱。宣宗朱瞻基人死之后,皇太子朱祁镇继位,便是明英宗。他的“大伴”——宦官王振刚开始得势,等太皇太后和“三杨”等一死,王振没有了拘束,也是权势滔天、肆无忌惮,异地高官回京务必到他府第送礼物,要不然就需要吃苦头。他是个刚正不阿的“犟”人,回京时就不给王振送礼物,結果被王振罗织罪名关入了牢房。幸亏他威望高,许多 地区高官、老百姓甚至一些诸侯王都联名鞋保他,他才得到刑满释放,再次就职。

正殿以上击败“间谍头头”。1449年10月,耸人听闻的“土木堡之变”暴发,英宗朱祁镇被俘虏,明代五十万精兵被灭,这宛如瓢泼大雨吃惊了每一个人。重臣们集聚到正殿上,强烈建议监国朱祁钰(朱祁镇之弟)一声令下,严加惩处挑拨英宗出战的宦官王振的亲人。大明锦衣卫指挥使马顺是王振的同党,是守留京都的大间谍头头,他对滋事的文武官们高声训斥,让她们立刻离开朝廷。想不到这一下子点爆了死火山,文武官们平常里库存积压下的对王振犯罪团伙的怨恨怒火猛地暴发,知识分子变成了干架的莽汉。

有些人把握住马顺的秀发用劲拽,别人一拥而上刚开始互殴,马顺被推翻在地,重臣们拿着河马牙笏板气势汹汹一顿暴揍,马顺被揍得血液满脸。有些人喊着不解恨,张开嘴巴狠咬马顺脸部的肉,也有人脱掉皮靴打,想不到打偏了,把马顺的眼睛打过出去。众人拾柴火焰高,在一群文人墨客的围殴下,马顺变成在历史上唯一一个在朝堂前被文臣击败的超强力部门负责人。监国朱祁钰没见过这等恐怖场景,吓得赶快逃走,被已经是刑部尚书的他给拦下了。他说马顺是王振的同犯,原本就可恶,规定朱祁钰饶恕重臣们。群情激愤下,朱祁钰只能同意,并且还一声令下把王振的侄儿捆缚法场凌迟处死,到此,这次震撼人心古往今来的朝廷打架恶性事件才算完美收官。

拥立新帝守护北京市。击败一个间谍头头难以解决难题,应对皇上被俘虏和瓦剌精兵的进逼,大明朝早已来到一个存亡的重特大紧要关头。在这个紧要关头,他作出了自身的三大奉献:一是严辞反驳徐有贞等明确提出的迁都南京市的提议,力主抗日战争,坚定不移了官府守护北京市的自信心。二是拥立新帝。英宗朱祁镇在鞑靼人手上,明廷深受威胁。他等人到征求太后的愿意后,尊朱祁镇为太上皇,拥立朱祁钰为帝,使鞑靼太师也先挟英宗以令明廷的企图成空,抢回了发展战略主导权。自然,这一措施也为他埋下了今后的祸端。

第三便是守好了北京故宫。捉拿英宗后,瓦剌人一些骄傲自满,光惦记着怎样运用英宗去谋取益处,涉足缓慢,给他再次调遣部队、推进京都防御出示了机遇。他在短期内内调遣了22万部队到京,在军力上占优势。他沒有据城坚守,只是把精兵阵列于北京九门外,传出“倒退者斩无赦”的军令,与瓦剌精兵僵持。瓦剌精兵多次攻击都被明军击败,又怕明代各界增援到达后自身深陷包围着,迫不得已撤兵,北京故宫挽救了,大明朝化险为夷。

蒙冤被杀。“崇高是崇高者的墓志铭”,北岛的这句话诗挺相匹配他的遭受。瓦剌人撤离出塞后,感觉拿着英宗也没啥用,就想放英宗回来,跟明廷和谈。新皇上朱祁钰过去了皇上瘾,内心不愿意亲哥哥朱祁镇回来。他再三劝导,朱祁钰才派人把英宗接了回家,但立刻就拘禁起來。他那么做,说明他简直一个刚正不阿爱国的人,他明知道朱祁镇内心憎恨他(他力主尊其为太上皇),若是卑鄙小人,毫无疑问不愿意把一个憎恨自身的人领回来。但他为了更好地朝廷大局意识,为了更好地新皇上的知名度,還是干了这一件“利江山社稷却害己”的事。最终他被复辟的朱祁镇所害,正应了北岛那句“崇高是崇高者的墓志铭”的诗词。

实际上,要是朱祁钰好好地的,他也不会有什么事,他是朱祁钰最信任感的重臣。但不幸运来了,躲也躲不过。起先新皇太子(朱祁钰废太子朱见深,立自身大儿子朱见济为皇太子)死亡,来到景泰八年,朱祁钰又忽然重病,不可以专家。重臣石亨、徐有贞和宦官曹吉祥等借机启动“夺门之变”,把太上皇朱祁镇解救出来,再次即位。如此一来,他的恶运来啦。再次即位的朱祁镇本来了解他对大明朝有重塑之功,但在徐有贞、曹吉祥等的迷惑下,为了更好地说白了的“校准知名”,還是昧良心将他处决,生产制造了中国历史上贤臣被杀的一大冤案。

他丧生于1457年2月16日,寿终59岁。他一生刚直不求回报,一心无私无畏,如同他写的《石灰吟》:千锤万凿出大山深处,烈火焚烧若等闲。万劫不复全不害怕,要留清正在人间!明代千万臣民必须感谢他,是他于危急当中守好了北京故宫,持续了大明朝近200年的气运。不然,大明朝很可能变成偏安江南地区的一隅之朝,明朝的历史将改变。后代还要感谢他,他那忠烈刚直、报国志民利的精神实质是交给后代的极大財富。

申明:文中是原創,照片均来自互联网,若有侵权行为,请联络删掉,感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