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清朝

宋四大才女之一,命运堪比红楼梦中的香菱,靠一首诗救了自己一命

2020-12-18 19:23:09 阅读:0
凋谢荼蘼春事休,无多花影片,缀树梢。

庭槐影碎被风揉。

莺虽老,的身上带羞涩。

独自一人倚妆楼,一川烟草浪,衬肇庆。

不如归去下帘钩。

心儿小,难着许多愁。

——宋·吴淑姬《小重山·谢了荼蘼春事休》

“茶蘼花谢完后,春季即使完全告一段落。可如今犹有茶蘼花将谢未谢,也有一丝花朵挂在树梢。院落中龙爪槐的身影被风揉碎,黄莺尽管已老,可是响声还带著女人一样的羞涩。

一个人独自一人侧倚在梳妆楼边,看见远方连天香烟,衬着波动的云朵,宛如滔滔惊涛,遮天盖地而成,哪有归舟由此可见。还不如学会放下帘钩回来。心不大,无法安装过多忧愁。”

读过吴淑姬的文本,总令人想到到《红楼梦》里的小丫鬟香菱。她原是甄士隐家里的娇女,出生虽谈不上赫赫有名倒也算家境殷实,怎奈世事难料此女被坏人诱拐到的。等她来到二八年方之时,本还有机会与心爱的目标冯公子共结连理,殊不知薛蟠仗着金钱和威势,收购拐子打死了冯公子,最后,使她注入薛家变成侍妾,后又被分配在薛宝钗身旁变成婢女。

香菱运势之曲折,一直免不了让人工流产少量泪水。好在,她碰到了一个非常好的主人,得到识文断字,长此以往,也可以写成广为流传的诗歌。依靠这一份才华,香菱换了个社交圈,能与主人们一块吟诗作对。殊不知,这简直好运的吗?尽管,曹雪芹老先生并沒有提及香菱的结果是如何的,但一个被运势摆弄的女孩儿结局能有多凄凉,回答是不言而喻的。

《红楼梦》写的再扣人心弦,终归是一部虚构出去的著作。对比于香菱,吴淑姬更为凄凉,由于她是实实在在活在历史时间中的角色。

这世间,有没有什么比真正产生的不幸更凄惨的剧情吗?

晚春时节,乍暖还寒。“凋谢荼蘼春事休,无多花影片,缀树梢。”当它凋落的情况下,就代表着春季的完毕。

因此 ,在宋人的眼里,荼蘼不只是蔷薇科的绿色植物,只是一种代指天真无邪的修饰词。

初春时节,荼蘼花开,一丛纯白色的荼蘼花在视觉效果上具有撞击力。宋朝的二十四番花信风,荼蘼花所意味着的是谷雨。有别于当代,在宋代荼蘼花十分普遍。

我们知道,宋代皇帝多喜花石,在园林景观基本建设层面颇有科学研究。只要是有院落的地区,都会种植着数以千计的荼蘼。这类花的香气就好像年份酒一样沁人肺腑,爱好喝酒的宋朝文人墨客当然要将此花大书特书。那时候的大家在饮酒时,通常会以荼蘼花熏酒,促长口味。

在当代人眼里,荼蘼一语都会给人一种凄风的幻觉,这是由于每一种文化艺术都是会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生改变。大家无法想象到宋人对荼蘼的喜爱,一如宋人不容易预想到将来数千年后产生的诸多。

但缺憾的是,吴淑姬眼里的荼蘼花,早已凋落。因此 ,这首歌词中饱含热闹已不的悲沧。枝叶上,仅存几只发枯的荼蘼花片。“无多花影片,缀树梢。”这句话读起來甚为“有态度”。难以想像,那样的英语口语能登人生巅峰,出現在古诗词当中。

古代人做词时,通常是以大处着眼写起,但吴淑姬的文本却要不然。

她从细致的地区写起,写足了荼蘼凋零,无精打采的暮春。“庭槐影碎被风揉。莺虽老,声尚带羞涩。”诺大的院子里,陪着我吴淑姬的仅有略微摆动的龙爪槐。地面上的身影就好像被轻风促进一样,不断摇来晃去。

融合上一句看来,爆出的荼蘼花来到哪儿呢?

大多数是被这一场轻风吹落遍地,只有树梢上固执的三两花朵不愿低下头,尚在风里摇荡。

换做当代人的手笔,一定会极力描绘遍地花朵之忧伤,可吴淑姬却话锋一转,谈起了树枝的黄莺。龙爪槐上的那只黄莺想来早已很年纪大了,它的响声已越来越脆直,已不悦耳,可它還是絮絮叨叨地鸣着。即使如此,吴淑姬還是发觉黄莺鸣叫声里的那一丝羞涩。

不得不承认,吴淑姬的思维跳跃非常快。因此 ,这首歌词不久说完了院落,便生硬地“独自一人倚妆楼。一川烟草浪,衬肇庆。”这类节奏快的逻辑思维变换,快速将阅读者的心绪拖到小楼顶。为何吴淑姬回身上楼梯,她立在高空又爱看哪些风景呢?

“一川烟草浪,衬肇庆。”亮点出現了,原先,她已紧紧围绕院落以外,看到了更宽阔的原野。小编推断,吴淑姬所定居的院落定是在杜绝人迹的荒郊,并且,她所处的小别墅足有三四层。不然,她的眼光难以超越耸立的围墙,远眺到漫长的黎明时分。

即然能将流云和杂草吹出波浪形,要来这次轻风已化为四级风大。既非这般,吴淑姬好好的为什么要上楼梯呢?要来是去挡风遮雨的。但是,这种情由,吴淑姬并沒有写到词里。也许在她来看,这种全是无关痛痒的。她所在意的,仅有被吹出了波浪纹的云儿和杂草。

这一个“浪”字用到极其精妙,一种汹涌澎湃的觉得溢于言表。而“衬肇庆”这句话则立即将风景提升。

自古以来,登高作业望景的华丽文辞里,能与这类比的或有李商隐的那首《安定城楼》了:

迢递高城百尺楼,绿杨枝外尽汀洲。

贾生青春年少虚拭泪,王粲春来更远行。

永忆武林归白头发,欲回乾坤入扁舟。

不知道腐鼠成味道,猜意鹓雏竟未休。

自然,终究此词写的忧伤仅仅闺女情结,因此 ,当然不能与旷古烁今的杜甫《登高》并列: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垠落木萧萧下,不绝长江滚滚来。

千万里悲秋常造访,百年多病独上台。

艰辛苦恨繁霜鬓,落魄新停浊酒杯。

“不如归去下帘钩,心儿小,难着许多愁。”风景写来写去,都仅仅为了更好地抒发感情。见到暮春的原野仍能呈现这般汹涌澎湃的风景,吴淑姬仍未留恋,反倒要用帘幕将令人抒怀的风景阻隔在楼外。“心儿小,难着许多愁。”这一句确实一些风趣,颇有对男权社会的抨击寓意。对啊,活在封建社会的女性,哪能有“艰辛苦恨繁霜鬓”一般的千载愁情呢?

因此 ,還是“心气高”一点,将这种景色都阻隔在外面吧!

全首词写了一个女人在小院中穿行,起先赏析了凋落的荼蘼花,在槐树下观查了一会绿荫,接着又因避开风大而登楼,看到了汹涌澎湃的乾坤之景。

许多盆友都将其讲解为这就是个“心气高”的女性,看到了花瓣凋零风轻轻吹杂草后,心头的愁情难以排解,只有躲在帘后孤高自许。

却不知道,吴淑姬之愁,并非一般的男孩和女孩情丝,且一点也不“心气高”。感悟活在男权社会的苦愁,感悟将来难料的苦愁,这种难道说并不是千载忧伤的一部分吗?

可以说,吴淑姬便是活在宋朝的香菱。

后人已失其原名,浙江湖州人。生卒年均不祥,约宋孝宗淳熙十二年前后左右健在,与李清照、朱淑真、张玉娘合称“宋朝四大女词人”,她的爸爸是个学识渊博的老秀才,家里尽管算不上阔气,但至少遭受了优良的文化教育。

殊不知,便是由于家境贫困,而她又生的漂亮,竟被本地的士绅恶少占据。即使如此,吴淑姬并沒有认输,她一定会主要表现出诸多不配合,或做出了具有个性化的斗争。既非这般,她的老公也不会感觉她心中有他人,诬陷她婚内出轨,将吴淑姬打进牢房。

从宋朝小说集里,大家可以读到许多相近的冤案。在这种辛酸史里,女性基本上沒有逆风翻盘的很有可能。那个时候吴淑姬早已被富家子占有有一年之久,告她奸污之罪事实上就是吴淑姬与别的男生委曲求全。吴淑姬与老公对薄公堂时,要来已搞好了杀身成仁的提前准备。

没有错,便是“杀身成仁”,她已不惧于存亡,只为在这里不合理的社会发展中寻找摆脱。案件审理这起案子的父母官,那时候湖州市刺史是王十朋,判了吴淑姬刑期,但却了解这起案件疑点重重,因此 ,想协助吴淑姬脱罪。

因此,在郡中义兄一起相聚到理院观之,王十朋拿了酒杯引特使入席,又令人去除开吴淑姬的刑器,让吴淑姬到宴上侍酒。最后,在刺史王十朋的规定下,吴淑姬愿意作诗一首,因此便写就了《长相思令·烟霏霏》:

烟霏霏,雪霏霏,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哪里回。

醉眼开,睡眠开,暗香疏影安在哉,任教塞管催。

这首歌词的言外之意是显而易见的。

风霜欺侮下的桂花,拥有 傲霜斗雪的精神实质,拥有 极其高尚的生命。而这株桂花,形容的便是创作者自身。吴淑姬借物自咏,技法应用得细致委婉,使之读起来寓意深刻,真切感人。惠淇源在其《婉约词》书里百度收录了这首歌词,并注释为:喜迎春小词,以景衬情,寄喻颇丰。春日且至,而窗前细雨霏霏,雪堆梅枝。禁不住想起“春从哪里回”!

不难看出,这名女人已对自身的将来和这一世间心如死灰了。任凭雨打风吹去,就算是要想协助自身的人,随大家怎么处理吧!这首歌词,真是是对二千年18世纪的刁难。生而为女性,该怎样活在这个全世界?还并不是任由摆布,“暗香疏影安在哉”!

从参考文献的记述看来,这件事情以后吴淑姬被无罪释放了。她用文本救了自身一命,终获了随意。

没多久以后,一个姓周的富豪将其买为侍妾并且为其取名“淑姬”,更为其建造了一栋小别墅,也因而,吴淑姬得为此名留世。

在写《小重山》时吴淑姬已过上稳定的日常生活,只不过是,这座小别墅定是处在荒郊野岭,不难看出,她的结婚后的生活不一定幸福快乐,常常受老公冷淡独居生活小别墅。

你是否还记得这首歌词中对“老莺”的描绘吗?这时的吴淑姬,其心情也越来越老气横秋。

掌握到吴淑姬的个人经历后再说读这首歌词,大家便会感受到在其中的厚重感。她早已不容易像一般的小姑娘一样盼望情侣回归,亦不容易像庸俗的文人墨客一样悲春伤秋。

这时的她,已经是经历过艰难险阻的成熟女性,在登高作业时感悟痛楚的追忆没法抹除,萧条的将来没有希望,其中忧伤一言难尽。既没法言明,那麼,又何必再次一览众山小呢?以致于,还比不上躲在空闺里与世独立,终究,“心儿小,难着许多愁。”

史料记载:“吴淑姬有《阳春白雪》词五卷,佳处不降李易安。”那样的女人,就算是变成像李清照一样的奇女子也不奇怪,将她淹没于村野中间真是便是老天爷在暴殄天物。吴淑姬的语句,大处着眼比男士作家也要恢弘,小处又显出一股精妙,那样的才气因何淹没于世?

——《惜分飞·送别》

岸柳依依拖金缕。

就是我朝来其他地方。唯有痴情絮。

故来衣上留才住。

双眼啼红空弹与。末见桃花运又去。

一片征帆举。肝肠寸断遥指苕溪路。

——《祝英台近·春恨》

粉痕销,芳信断,美梦又无据。

病酒无趣,敧枕听细雨。

肝肠寸断曲曲屏山,温温沈水,全是旧、看承人处。

久离阻。应念一点欢心,闲愁知些许。

偷照菱花,瘦削自羞觑。

可堪青梅酸时,杨花飘絮,乱莺闹、催将春去。

吴淑姬的才名,一直传入清朝

听说,清末民初的情况下,广西鹿寨县的马村有一个叫马良的秀才出门探友,直至夜晚才想到回家了,但却走在路上碰到了滂沱大雨,因此,便近留宿莫家了。莫家原是大富贵别人,也明白一两句诗词,就以故作高深为乐与马良对话诗词。这事被莫公的女儿隔窗听得一清二楚,对马良的机警、才华起了挚爱之情,因此,不由自主摆脱房间门规定与马良对句。

她张口便讲到:

“杜诗汉名流,非唐代杜甫之杜诗。”

马良马上对道:

孔子吴淑姬,岂邹国孟轲之孔子。”

话题讨论再返回开始,吴淑姬的运势与《红楼梦》中的香菱如出一辙,就算有再高的才华都没法改变。只有说,活在中国封建社会中的奇女子,只有像浮萍草一样受风吹雨打摆弄,飞舞孑然一身。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