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宋朝

岳飞的头号对手:与南宋交战最多的将领,居然是他

2020-11-08 22:04:21 阅读:0

提及金兀术,大约很多人会想到戚继光,想到金兀术是怎么败在他手上的。

实际上,在金兵南下的多次战事中,金兀术一直周璇于宋代众多大将中间,讨不可一点儿益处。

但纵览金兀术这一生,无论是被韩世忠、戚继光暴揍,還是是被吴玠、刘锜毒打,每一次他都能抽身,不得不承认,它是一种聪慧。

而《金史》却给与这名常常被揍得惨败而归的金国名将非常高的点评:“宗翰以后,惟宗弼一人。”

宗翰即完颜宗翰,是大金国知名名将,宋代的徽宗、钦宗俩位皇上更是栽在了他的手上。宗弼即金兀术,换句话说,这一一生大多数败战的金国名将在中国的知名度仅次完颜宗翰。

或许有些人要说,《金史》纪录全是依照金国各朝纪实为基本编写的,在所难免有偏重和夸饰。

那麼,金兀术到底是如民俗小说集、传闻中记述的不堪一击,還是如史书所言,功高盖世呢?

今日,大家就来复原这名败将的真面目。

据《大金国志》记述,金兀术,原名完颜宗弼,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第六个大儿子。因其2个亲哥哥依次远去,因而被不清楚内幕的宋人误以为他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第四个大儿子,因此,金兀术又被称作四皇太子。

与在历史上诸多知名人物一样,金兀术的出世,一样填满传奇色彩。

据《大金国志》记述,金兀术出世时,他所属的房内出现一阵阵白烟,尤其奇妙。当然,奇特的出世状况,也预兆着这一刚问世的宝宝将来将作出危害历史时间迈向的大做为。

天辅五年(1121年)十二月,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启动第二次规模性反辽战事,金兀术初次上竞技场,在堂叔完颜杲军内法律效力。

在一次追捕辽国皇帝耶律延禧的作战中,年青的金兀术与亲哥哥完颜宗望带领极少数骑兵队身先士卒,却遭受了前去援救的辽兵大军队。

初上竞技场的金兀术并沒有表露出怯懦,反倒出现异常勇敢,在弓弩耗光之时,趁机夺过对手手上的武士刀,最后以力杀8人,活捉五人,并从这当中获得了耶律延禧的实际行迹。

此战争结束后,金兀术在军内出类拔萃,令女真官兵们另眼相看。

接着,金兀术依次追随着亲哥哥完颜宗望、完颜宗辅等在灭辽、灭宋中立过赫赫战功。

金太宗天就会六年(1128年),离宋朝“靖康之变”仅以往一年。这时,宋徽宗膝前仅存的未被金兵劫走的“独苗”康王赵构,已在建康城(今南京市)即位,是为赵构。

这一年,依据大金国最新军事战略布局,金兀术领命南进,带领先峰军队十万人承担追捕远在江南地区扬州市的新皇上宋高宗,用意将赵宋皇朝阵营从地图上抹除。

听到金兀术带领精兵抓自身来啦,宋高宗赵构第一反应就是撒丫子跑,先离去扬州市,经镇江市逃到临安城(今杭州市),妄图运用湘江险滩阻挡南进的金兀术军队。

另外,派遣特使前去金国和谈,求另一方已不南进。但作为金军统率的金兀术并沒有理睬赵构的求饶,反倒抓紧脚步再次南侵。

当金兀术获知宋军在扬州市和建康(今南京市)都布有雄师时,便绕路从湘江的上下游黄冈黄州(今湖北黄冈)、宦游(今安徽和县),惨败宋军。接着顺江东区进,抵进健康城外。

那时候驻守建康城的是宋代重臣陈邦光和李棁,她们眼看金军气势汹汹,只能同时献城撤兵。因而,金兀术精兵不费一兵一卒便成功拿到了江南地区名镇——建康城。

另一边,忙着往南逃散的赵构获知健康失守,吓得差点儿尿了牛仔裤子。

由于建康城破后,南方地区再无险可守,坐阵杭州临安当然已经是十分不安全。

心绪如麻,宋高宗赵构决策再次南进逃到越州(今浙江省绍兴市),接着又逃来到明州(今浙江绍兴)。

但悲剧的是,金兀术在占领建康城后,加速了军队脚步,不一会儿,杭州临安、越州、明州陆续失守。

赵构在陆上上已无家可归,迫不得已只能从定海(今浙江舟山)进出港,在水上修复新起的宋代政党。

因为本次南进的金军多见骑兵队,不太熟水仗,见赵构已逃往水上,金兀术只有带著掠夺来的财产,领着兵士北撤。

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被孤军深入的金兀术赶得抱头上蹿下跳,不得不承认,非常丢人。但金兀术却凭着本次围捕检海的军事演习,在大金国内声名鹊起。

但是,江南地区也并不是是金兀术精兵要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区。就在金兀术率着兵士,带上战绩,井然有序地撤销北方地区时,却迎面撞上前去封控自身的韩世忠。

韩世忠,宋代“中兴四将”之一,这时已被南逃的赵构任职为浙西制置使,驻守镇江市。

当他听到金兀术军队将要撤离北归时,便在湘江南岸布局军力,提前准备致命一击回去撤的敌方。

因为本次战斗前线太长,再再加上掠夺来的辎重,近日来北撤销国的金军早就人困马乏。

当金兀术率军撤到湘江龙洲湾时,却看到南岸韩世忠正指引数百艘楼船横铺江水,风帆遮日。

但是,这般大的阵仗并沒有吓跑金兀术,他反而觉得,赵构能够不管不顾皇上的自尊和品牌形象拼了命南缩,北宋海军基础逢金便降,那麼,现如今在自身眼前的北宋水师应当也不堪一击。因此,他志得意满地为湘江南岸的韩世忠提交战书,承诺明日天明后,两军公平合理地交锋一场。

第二日,两军顺着湘江摆起战斗气势。

湘江南岸,韩世忠带领的是在这里以逸待劳多时的宋代水师和数百艘楼船。回过头看龙洲湾这里,金兀术仅有以前渡江临时性应用的几百只小帆船和不习水战的金军。

因此 ,两军一交战,金军就遭受了宋军强烈攻击,把持不住。

而这时韩世忠的爱妾梁红玉也身穿军装,添加了作战,为宋军敲鼓呐喊助威。宋军随后斗志大振。

金兀术闻风而起,只能边打边撤,韩世忠精兵则穷追不舍。饥不择食的金军最终临江往西逃散,一头扎入了黄天荡。

进到黄天荡后,金兀术才豁然发觉这儿的地貌宛如一只超大的袋子,舰队只有进,不可以出。

但这时,韩世忠早已带领宋代网络水军封死了黄天荡通道,尝试围死金兀术军队。

天色逐渐渐暗,金兀术内心十分着急,他担忧明天一早,韩世忠率精兵攻进黄天荡,摆放在自身眼前的就仅有死路一条了。怎么办呢?难道说只有束手就擒?

这时候,金兀术身旁的一名军师谏言,要不您派人发下网络通缉令,让黄天荡周边的住户回来献策,指条明路?金兀术依计而行。

果真,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不一会儿,兵士便领来啦一名老眼昏花的汉族人。

据他所言,这里附近有一条早已干枯的老灌河故道,要是挖通这儿,就可把黄天荡和南京秦淮河相互连接,在这里坐船波涛滚滚,直通建康城。

金兀术大喜过望,命人厚赏了这名老年人,接着一声令下全体人员兵士当晚开掘河堤。不计其数的兵士一起动手能力,好多个时间之后,老灌河被输通。

天明后,韩世忠精兵果然进到黄天荡捉人。会让她们惊讶的是,黄天荡里不要说船了,连一块木工板都没有。他哪儿了解,金军这时早已扬帆远航,到达了健康。

从黄天荡中九死一生逃出去的金兀术哪儿咽得下这一口气。吃完败仗的他,在建康城疗养几天后,又再次率军返回镇江市。

此次金兀术军队早就搞好了提前准备。当韩世忠手下的宋代水师靠近时,金兀术一声令下,无数支火箭弹照射到了另一方的船帆,猛然宋军战舰竞相起火。

风助火情,不一会儿,江水上已经是排气管冒黑烟弥漫着,金兀术趋之如骛进行主攻,金军成功突出重围。

而丧失驱动力的宋代舰船,只有眼巴巴地看见金军乘胜追击而去,渡过湘江,北进回国。

金朝天就会十二年(宋代绍兴市四年,公年1134年),已晋升金兵左翼总兵的金兀术再度以陕西省金兵统率的真实身份带领十余万精兵自陕西省抵僧人原(今陕西省宝鸡市西北,与大散关同是控扼川、陕交通出行的要地),妄图从这儿开启进到四川的安全通道。

那时,四川为知名的成都天府之国,物产丰富富庶,能够巨大地考虑南进金军的物质欲望。

另一方面,先前战争多在湘江沿岸与宋军零距离矛盾,反倒忘记了中华板图中还有未进军的川陕一线。从这儿考虑,能够绕开湘江险滩,侧击偏安江南地区的宋代官府,进而进行金国统一天下的战略布局。

与之前提前准备不够、直捣黄龙对比,本次进攻川陕,金兀术可谓是先拔头筹。随他一起进到西北地面的,更是那支一向让其引以为豪的重装骑兵——铁浮屠。

这类军队以三人三马为一组,兵士及军马所有穿上很厚盔甲。那样的骑兵队,在竞技场需要速率有速率,要战斗能力有战斗能力,可谓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回过头看南宋名将吴玠,尽管长期扼守僧人原,存款了充足的谷物,而且在先前曾运用僧人原狭小的山路地貌,杀得金兵先头部队惨败。

但这时吴玠手里仅有千余人马,好像金兀术精兵要是一人一口口水,她们全得完蛋了。

但是,吴玠倒也义无反顾,虽兵少將弱,却大军带上宋军顶级军事科技物质——神臂弩,可与金兀术相匹敌。

神臂弩,弓身长三尺三,弦长二尺五,配有行政机关,较大 有效射程达到400米,可围绕骑兵队轻甲 ,是冷兵器时代破坏力巨大的武器装备。

应对精兵来犯,吴玠应急聚扰将兵并举办誓师大会。吴玠表明,现如今报国志之际已到,弟兄我将以身作则冲在前面,万一兵败,也就是我先死,绝对不会推各位出来当肉坦。

吴玠的承诺打动了手下诸官兵,她们反响强烈愿与大将荣辱与共。

对决如期而至,当金兀术军队再度带著取胜的心到达竞技场时,吴玠已做好准备“一份豪礼”静待金兀术精兵。

哪些豪礼呢?《宋史》有几段记述:“玠命诸将选劲弓强弩,分番迭射,号‘驻队矢’,连射绵绵不绝,繁伤怀注。”“约贼相搏,至百丈内,则神臂先给;七十步,强弓高并发。次阵如之。”

就是,吴玠提前准备用“叠阵形”和“轮流迭射”来应对强劲的重装骑兵——铁浮屠。

说白了“叠阵形”,便是多军种协同作战,将军力分散化成实际的长火枪手、弓弩手、骑兵队、步兵团等,各尽其责。

对于“轮流迭射”,则是运用大军配置的顶尖武器装备——神臂弩射程远、杀伤力大的优点对冲峰的金兵骑兵队开展枪击,那样能够降低兵士再次弯弓搭箭的時间,保证箭雨满布,将金兵骑兵队的撞击力降至最少。

这种状况,金兀术精兵一无所知。在这以前,金兀术乃至还以为,以吴玠手头上这一点将兵,只需铁浮屠军队一轮拼杀,立刻片甲不留。

当怀着士气攻进竞技场的铁浮屠迎头撞上送她们去见阎王爷的箭雨,箭矢的强劲破坏力使金军的身上的轻甲如纸条般被戳破。

不一会儿,强劲的铁浮屠分崩离析。因为铁浮屠军马与军马间相互之间拖累,因而一人落马高官,连同着别的两个人也变成宋兵马下怨魂。

金兀术眼见叱诧风云、狂扫北方地区竞技场的铁浮屠精兵竞相落马高官,方可恍然大悟,赶快一声令下撤离。但是吴玠军队却沒有准备忽略他,再次追捕这伙早已撤出竞技场的敌方。

在逃跑中途,金兀术身中流矢,历经一番乔装打扮才可免于被宋军战俘。

此役,金兀术所需的十余万精兵,伤亡一半以上。多年以后,金兀术回想到这次战争,还说:“吾昔南争,目见宋用军器,大妙者但是神臂弩。”

天就会十三年(1135年),金太宗病逝,金熙宗继位,刚开始下手对金朝的政治体制开展改革创新。金兀术是輔助金熙宗开展改革创新的重要人物之一,晋升都大元帅,封越君王,变成金国军队的司令。

这时,宋代部队在戚继光、韩世忠、吴玠、张俊等名将的共同奋斗下,慢慢强大起來。

金军以往追着赵构进山入海口的事儿不容易重蹈覆辙了。在戚继光的勤奋下,宋代精兵乃至取得成功北渡黄河,陆续占领了河北省、河东等地,有很大的打进南京市(今河南开封)去,修复北宋帝國的趋势。

有鉴于此,金兀术除开整治将兵以外,还派遣特使,与宋代和谈。

那时候,宋徽宗已在金国的五国城中病逝。为了更好地考虑赵构当“孝子贤孙”的心理状态,金兀术愿意放回赵构母亲,并容许宋代政府部门迎回宋徽宗及宋钦宗王后的棺材。

但必要条件是,由宋代政党同意杀了戚继光。另外,割让过去被戚继光占领的河东、河北省等地,签署《绍兴和议》,宋代对金称臣,岁贡银25万两,绢25万匹,要求宋、金两国之间的国界线,宣布产生宋、金南北方僵持局势。

应对那样的标准,“孝子贤孙”赵构大约也令人满意吧。

一来,能够趁机迎回自身的妈妈,及其爸爸的棺材,全了“孝子贤孙”之名。二来,能够以杭州临安为管理中心,每日看见西湖美景,偏安一隅,从此无需过水上逃跑日常生活了。

因此,做为交换条件,戚继光最后被以“莫须有”的罪行残害。而金国在与宋代对战中虽经常出现败战,军力大幅度损伤,最后却在这次政冶博奕中,得到 了中华的大面积土地资源及其每一年固定不动的附加收益,此后整体实力暴增,独霸北方地区近百年,直至蒙古人成吉思汗的兴起。

皇统八年(1148年),为金国鞍马劳顿、出将入相的金兀术,病故于金国赴京会宁府(今黑龙江省哈尔滨阿城区白城)。

在五千年历史中,这一金国大将可以说历尽沧桑,在宋代兴起的四大名将及其吴玠吴璘的辗压下,慢慢越来越不为人知。即便如此,他却创出了一项记录,变成金国与两宋大将交锋数最多的将领。

但是,他尽管在军界沒有打了一场好点的大仗,之后转型发展混政治界,却借助智谋得到 了对宋议和的巨大成就——就算这一取得成功来的并不风彩,他仍旧变成金国的主心骨,如同《金史》所言,“时无宗弼,金之国势亦曰殆哉”。

而从金兀术的“取得成功”,大家必须思考的是:宋代之败,确实败给国防吗?岳飞之死,确实丧生于交换条件吗?

接近上千年以往,答案在风中飘。

论文参考文献:

[元]宇文懋昭:《大金国志》,全国图书馆参考文献微缩管理中心,1993年

[元]脱脱:《宋史》,中华书局,一九九七年

[元]脱脱:《金史》,中华书局,2000年

傅英仁、富育光:《金兀术传奇》,吉林人民出版社,2018年

董春林:《南宋吴家将弓弩战术再探》,《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今年第二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