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先秦

凤姐生日,尤氏操办,她为何退回鸳鸯等人的礼钱?

2021-04-09 23:33:38 阅读:0

就是示好、作情、套交情呗。

宝玉挨打后想吃莲蓬荷叶汤,王熙凤马上吩咐做十碗,贾母开玩笑说她:“拿着官中的钱你做人”,王熙凤马上吩咐下人:“在我的账上来领银子”。

荣国府没有分家,整体财政是统一的,但是日常开销上,各人有各人独立的账户。也不止王熙凤,连探春宝钗想吃一个“油盐炒枸杞芽儿”,也要派人送五百钱给小厨房,算是自费的。司棋要吃炖鸡蛋,明明是想白吃,莲花儿还是满嘴“吃的是主子的,我们的分例”,意思是从司棋一房的账上开销。

而在凤姐过生日的时候,由贾母提议,大家凑分子给凤姐过生日。由于是贾母提议,又由于凤姐的威权,大家或主动或被动地积极响应,一下子就凑了一百五十两有馀。这些钱,办凤姐的生日,即使要外请戏班子,也是绰绰有余的。

贾母又安排:“这件事我交给珍哥媳妇了,越性叫凤丫头别操一点心,受用一日才算”,于是尤氏有了处理专权。一百五十多两银子如何使用,完全由她来安排。

既然由尤氏来操办,那就由尤氏全权做主了。可是几个原则,尤氏可是心知肚明的。

贪污、中饱私囊就不用说了,凭她的身份肯定不会。但是节俭也不行,虽然明知道这银子“一日戏酒用不了”、“两三日的用度都够了”,也必须全花掉。否则不免让凤姐埋怨:好容易给我过个生日,还这么扣扣缩缩的?

况且凤姐也有意奢侈:“咱们家的(戏)班子都听熟了,倒是花几个钱叫一班来听听罢”。当然凤姐有自己的想法:除了贾母安排出分子,凤姐还专门点了周赵姨娘的名。如果凑的分子钱用不完,尤氏半开玩笑地批评她的“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过生日,你还不足,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岂不是成了真?尤氏是开玩笑,别人呢,难免腹诽“明明用不了,非逼着人家出钱,这不是打击报复欺负人吗”了。

明明是“两三日的用度都够了”的一笔钱,却非要在一天内用完,除了外请戏班子之外,还能如何挥霍?尤氏也是有点为难的,所以她“送邢夫人王夫人二人散去,便往凤姐房里来商议”——这时她们的关系还好,不像尤二姐的事情之后的貌合神离。

凤姐表面上不给出主意,却用自己的行动给出了答案:她当面承诺“大嫂子这一分我替他出了罢了”,但是到真正出钱的时候,却“只没有李纨的一分”。也就是说,王熙凤知道用不了这么多钱,干脆就少出一分了。

这当然是王熙凤“弄鬼”。而敢于“弄鬼”的前提,就是她与尤氏感情好。或者说,她故意少出一分银子,以证明自己与尤氏的感情——如果是邢夫人或者赵姨娘操办,她肯定不敢省这十二两银子的。

尤氏也理解了她的示好,于是有样学样,当面把平儿的一分退了回去,也是向平儿示好。不过平儿只是丫头,向她示好就是向凤姐表示友谊,是对前面凤姐“弄鬼”的回应。

有了这两个先例,尤氏又把鸳鸯、彩云的分子钱退还,也是间接向鸳鸯、彩云的主子贾母与王夫人示好——不,不需要拐弯向主子示好,贾母王夫人本来就是长辈,她们的大丫头与尤氏有工作往来,算是同事朋友,也需要联络感情的。

至于退还周赵二人的分子钱,那完全是尤氏的同情心泛滥了:赵姨娘成天哭穷,使尤氏真的相信她是“苦瓠子”。但赵姨娘随便就拿出“白花花一堆银子”给马道婆,去谋害凤姐宝玉,却是尤氏做梦也想不到的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