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晋朝

匈奴为何在八王之乱时攻打晋朝,却没在汉朝七国之乱时趁机南下

2020-11-04 10:55:27 阅读:0

汉代七国之乱,匈奴人志在必得但仍未南进;汉朝八王之乱,匈奴人却借机进行动荡暴发永嘉之乱。

中华皇朝一样产生内战,前面一种匈奴人沒有发兵,因而都没有伤害帝國的基石;后面一种匈奴人却借机南进伤害中华,加速西晋灭亡。

是哪些缘故让匈奴人在应对中华皇朝内战时作出不一样的国防挑选呢?

七国之乱

1.汉代內部

《汉书•刘濞列传》记述,汉景帝刘启时,“(齐、楚、吴)封三庶孽,分天地半”。

汉景帝刘启时分封制诸侯王不仅三个,因此 事实上很多地区都由列侯所管,而汉景帝刘启的权利无法深层次地区。

如此一来,列侯贪婪和欲望当然便会澎涨。据《史记》,这种列侯仍在各层面“僭于君王”,好像早已不把正品君王汉景帝刘启看在眼中了。

那样出来,汉景帝刘启如果忍在心中,可能也都会有整体实力强的列侯造反。但汉景帝刘启如果不忍心,君王和列侯的分歧便会一触即发。

这就如晁错说:“今削之亦反,不削亦反。”

汉景帝刘启决策不忍心。当晁错《削藩策》被汉景帝刘启付诸于实际,吴王刘濞带领进行的七国之乱暴发了。

尽管内战暴发,赵王也有心强强联手匈奴人,但匈奴人最终沒有启动像永嘉之乱的兵事,这与汉朝匈奴人趁八王之乱借机动荡迥然不同。

2.汉代与匈奴人

汉族人与匈奴人的关联一向细微。《史记·匈奴列传》载,汉文帝刘恒时,汉与匈奴人合亲,并定下“匈奴人无入塞,汉无出塞,犯约者杀之”的协约。但来到匈奴人军臣单于称帝四年,匈奴人又不管不顾合亲的关联,又来边境线滥杀无辜。来到汉景帝刘启七国之乱时,匈奴人依然按耐不住,与赵国人串通,期待能寻找机遇南进,殊不知最终匈奴人沒有进到中华。

八王之乱及其与之有关的永嘉之乱究竟是什么原因

1.八王之乱及永嘉之乱

金华年间,汉朝王后贾南风与赵王司马玮为了更好地篡权,残害了把握朝廷的杨骏,可最终实权却落入了汝南王司马亮手里。后司马亮被杀,贾南风当权。

金华十年,贾南风杀废太子司马遹,而诸葛诸王为了更好地争夺领导权启动了八王之乱。

永顺年间,八王之乱仍在不断,这次皇朝内战给与南匈奴皇室刘渊在左国城举兵反晋的机遇,刘渊借机创建汉赵政党。同一年,他派名将去进攻太原市、北河等地,扩大阵营。

永嘉县三年,刘渊觉得条件成熟,派四儿子刘聪去进攻晋都洛阳市,刘聪由于狂妄自大而兵败。同一年十月,刘渊再一次使刘聪入侵洛阳市,汉晋对峙,刘渊觉得“晋气犹盛”,因此令刘聪撤兵返汉。

永嘉县五年,战事高发,“洛阳市饥困”,汉朝早已面临山穷水尽。刘聪觉得条件成熟,因此协同石勒等攻进洛阳市,争夺至宝,“迁帝及六玺于平阳”。

2.南朝宋与匈奴人

汉朝晋武帝的民族政策比较贤明。他自己觉得应当“广辟塞垣,更招种落”,因此 想要接受匈奴人等少数名族。

匈奴人在这类状况下存活发展趋势,因此“户籍渐滋”,人口数量完成了从五千落入三万落的变化。

这时匈奴人总部早已没落,党支部得到发展趋势,但未彻底简体中文版,随时随地很有可能出芽叛逆的心。

那麼那么问题来了,匈奴人对中华志在必得,也了解运用中华皇朝列侯之祸。那麼为什么她们在七国之乱的情况下沒有借机南进,却在八王之乱中进攻南朝宋?

两朝对策不一样

1.汉朝早期对匈奴人现行政策

汉代自汉高祖白登之围后,由于顾忌江山社稷,因此 推行兵事与怀柔皆备的发展战略。

例如汉文帝刘恒时,匈奴人右贤王占有河南省,搔扰老百姓,汉文帝刘恒就要灌婴结集军力进攻右贤王。

匈奴人是奸诈的,尽管常常抢掠边境线,但一见汉兵来啦就立刻逃走,造成 汉兵“不可以有一定的杀”,自身的军力得到保护,抢掠的财产也可以安全地带回匈奴人。

怀柔层面,汉文帝刘恒常常向匈奴人送礼物,还数次遣皇室公主前去匈奴人合亲,期待根据联接婚姻生活,汉与匈奴人能够维持友好往来。

因此 汉文帝刘恒时,匈奴单于得意洋洋,用大的木札、图章给汉文帝刘恒传信,显示信息自身的威势和气魄。

来到汉景帝刘启时,匈奴人见到七国之乱暴发,出芽了坐收坐收渔利的心。但汉代推行兵事与怀柔皆备的发展战略,匈奴人则是见兵就躲,见礼就收,肯定不愿吃大亏。在赵王沒有获得势力以前,匈奴人不容易舍弃汉代君王的现行政策益处,都不准备积极和汉代精英军力交战。

2.汉朝对匈奴人的现行政策

汉朝尽管想要接纳内迁胡族,但刘宣等游牧民族皆称“晋人奴仆御我”,换句话说汉朝士族有把胡人当奴仆的状况。

这儿以刘渊为例子。《资治通鉴》刘渊曾说一段话“我单于虽然有虚号,无复尺土之业,自诸王侯,降同编户”,并且刘渊自己就“昔为质子”。

光看刘渊这句话,能够掌握到像刘渊那样的匈奴人皇室,早已沒有真实的势力,慢慢沦落普通民众了。并且西晋王朝为了更好地推进自身的执政,也会十分留意这种内迁胡族的重要人物,让她们日常生活很心里不舒服。

这时候,游牧民族会十分怀恋先祖东平县东胡,西击月氏的高光时刻。往日的无上光荣和如今的黯淡产生了独特的比照,大大的鼓励了游牧民族的斗志。

因此 见到汉朝由于八王之乱窝里斗比较严重,刘渊高喊“复呼韩邪之业,此那时候矣!”

匈奴人战斗是不是团结一致

1.汉代匈奴人

汉代的匈奴人尽管战斗凶悍,国防工作能力强,但其內部并并不是十分团结一致。匈奴人內部大概有单于,左贤王,右贤王几股阵营。依照理想化状况,左贤王和右贤王都应当顺从单于,可具体经常并不是这样。

例如冒顿单于时,“右贤王不请,听後义卢侯难氏等计,绝二主之约”。右贤王沒有请示报告单于,就擅自跑到汉境抢掠,造成 汉代跟匈奴人关系恶化。

之后,汉军进攻匈奴人后匈奴人又因不足团结一致,以致于最后分裂了。

在这类状况下,匈奴人即便 有南进的欲望,也许也无法激发军力进攻汉代。

2.汉朝匈奴人

西晋时匈奴人反而是很团结一致。刘渊获得了成都王的信任感,获得管控匈奴人事务管理的支配权。而匈奴人五部落或许感悟司马氏骨肉相残,因此 想要团结一致,刘渊因而能够获得匈奴人五大部落的适用。

刘渊还积极主动团结一致除开匈奴人之外的别的胡族。刘渊遵从刘宣等的提议,觉得“鲜卑、乌桓,我之气类,能够为援”,这为他之后集聚石勒、王弥等胡族名将,扩大底盘,占领洛阳市确立了基本。

是不是具备有益机会

1.汉代匈奴人

汉代时,匈奴人与赵王协作,期待能够花最少的气力南进牟利。可从吴楚等国叛逆刚开始,只是过去了三个月叛变就被长子县。

七国之乱的中坚力量吴楚侵略军早已显出低迷,合作方赵王又总是凭着邯郸市自我保护,这时候假如匈奴人发兵“支援”很有可能会碰到汉代精英军力,同归于尽且无法借机获得益处,干脆不发兵。

2.汉朝匈奴人

刘渊举兵的情况下,八王之乱早已不断了五年,汉朝综合国力大比不上之前,中间威性消弱,地区错乱,军阀混战阵营强劲。

其次,刘渊以前为八王之一的成都市王司马颖效劳,表层为其“长子县八王之乱”,其实集聚整体实力观查举兵的有益机会。

参考文献:《晋书》《汉书》《史记》《资治通鉴》

文本由历史时间大学堂精英团队写作,配图图片来源于互联网著作权归创作者全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